攀上傳說中的悲慘山

承上篇,坐過潛水艇欣賞毛里裘斯的水底世界後,至少叫做滿足了一個來這裡的期望。那接下來還有甚麽看?既然才剛剛玩水,之後當然是去遊山吧。 這天我要到的,是毛國的陸上地標——Le Morne 山丘。這個位處島的西南方小山峰,在Le Morne Brabant 半島上,是這裡其中一個高級渡假區。山丘的獨特形態成為了這小國的代表。

Read more

不懂游泳,如何潛入深海?

毛里裘斯的賣點是陽光海灘,一場來到這裡,沒理由不去看看的。可是,對於不諳水性的我來說,游泳、潛水、滑水等統統無能為力,難道只能在沙灘上曬太陽?雖然人們說浮潛未必需要懂游泳,但所謂「欺山莫欺水」,我也不打算去冒險呢。不過,原來不懂游泳的人還有方法潛入這裡的水底接觸海洋世界的,而且一點也不用沾濕呢!

Read more

雞同鴨講的市集

經歷昨天的本地長途巴士團後,這天我決定要小歇一會,不再參加另一遊覽湖泊Issyk Lake 的巴士團了,改為留在市內觀光。 這天是周日,正好趁著市內最大市集Green Market 的營業天到該處看看,因為那裡逢星期一休息,而我周一晚上就要離開了,所以只有今天的最後機會。 Green Market 又名Green Bazaar ,名字聽來莫名其妙,

Read more

若有人在峽谷失蹤了,怎麽辦?

當旅行團帶著我們約七十多人到達Charyn Canyon 這個人跡罕至的地方,導遊心想,給你們四小時的自由活動時間應該很足夠吧,反正四周就只有這個峽谷,峽谷盡頭是一條河,我們也走不了到哪裡去。對我而言,要在十度以下的空曠荒蕪之地逛,四小時實在夠了。不過導遊嬸嬸造夢也想不到,在這四野無人之地,也會發生失蹤事件。

Read more

探索哈薩克的大峽谷

坐了差不多五小時巴士後,我們終抵達Charyn Canyon 。雖說是已抵達,但其實看不到特別的景色,四周只是一片平原。不過困在車廂太久了,實在很需要走動一下,所以我也急不及待下車。 由於網上的行程資料很空泛,只說帶我們來這裡,我也不知究竟這旅行團打算如何參觀峽谷。

Read more

耐力巴士團

昨日我抵埗後便雨下一整天,今早出發往Charyn Canyon ,本來都對天氣情況不太樂觀。怎知一覺醒來,發現外面終於停雨了。雖然還是天陰,但沒下雨已經很幸運。而且最令人驚喜的是,從旅舍的露台望出去,竟然看到連綿不斷的一片雪山!原來這就是著名的天山山脈,一早起來就看到如此美景,教我心情大好。 這天要參加的是巴士旅行團,早上七時半便要出發,對我來說真是非常早!

Read more

初到貴境,風雨下的人情味

當航機還沒抵達阿拉木圖(Almaty)的機場時,我已經十分期待了解這個神秘的國度。一到埗,最先感受到的,相信是這裡的獨特天氣了。哈薩克的四季氣候相當極端,而且變幻莫測。就像這次我在四月時到來,明明前一星期查看當地天氣,日間是20多度,但出發前數天再看竟然下跌至十度以下!幸好我帶備羽絨大衣同行,不然這幾天不知怎樣捱過。

Read more

你知道哈薩克在哪裡嗎?

今年年初時,我在辦公室望著2017年的日曆,盤算著這年的旅程。選定了時間卻沒有目的地,於是我隨意在網上一搜,發現原來香港有直航客機往哈薩克(Kazakhstan)。這不期然挑起了我的好奇心,心想到這地方一遊說不定也很有趣呢。 提起哈薩克(有些人稱作哈薩克斯坦,我不知哪個才是正名),好像大部份人都不知道在哪裡,聽來是一個很陌生的名字,只當作是芸芸以”-stan”結尾國家的其中一員,聯想到的大概是落後、荒蕪之類的形容詞

Read more

在三萬呎高空認識新朋友

估不到這次俄羅斯之旅的奇遇在登上航班後便立即展開。踏上這班真的沒甚麼乘客的客機,在所有乘客登機後,坐在路口位置的我發現旁邊那個窗口位依然沒有人坐,心想這正好讓我霸佔下來讓自己在這十小時的航程好好睡一覺,迎接抵埗後的早晨。 怎料這時機艙服務員忽然領著一名應該是俄羅斯人的外國人過來,著他坐在我旁邊的座位。很明顯,他是原先坐在其他座位要求掉換的。我心裡正暗罵為什麼這麽倒運

Read more

回程時的意外與驚喜﹝下﹞

上回說到錯失航班的意外,弄得我整晚東奔西跑,到了凌晨四時多才能進睡。第二天醒來時已差不多到退房時間了,匆忙梳洗整理行裝,寄存行李後只能在酒店大堂留連。 忽然間滯留在赫爾辛基,雖然說可以再往外邊遊覽,但其實我也沒太多心情。而且從這裡必須乘接駁車往機場才可出城,下一班車卻要等個多小時。既然被困這裡,急也沒用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