匆匆的2020

沒意料到這麽快就來到2020年的最後一天了。這年過得飛快的速度是難以想像,我相信最主要的原因是大部份日子都平淡得面目模糊,因此毫不察覺時間流逝。若要我對自己作一個總結,2020年的首4個月及之後的8個月是明顯的兩部份。

1月——在倫敦繁忙工作的時候,我還能夠抽一點時間到意大利薩丁島來一個短遊(https://bit.ly/3hu9OQ4)。我還記得在農曆新年時,身處卡利亞里(Cagliari)的我,收到身在泰國旅遊的朋友傳來訊息,問我在歐洲買不買到口罩。當時肺炎病毒剛剛從武漢傳開來,從網絡上看香港新聞,知道大家都在搶購口罩及其他防疫產品。雖然那時倫敦還沒有受到威脅,但市面上口罩及酒精搓手液已經被搶購一空。我還記得自己特地走了數間藥房,才找到一瓶小小的酒精搓手液。那時候,我還以為買這些東西是要寄回在香港的家人呢。記得在卡利亞里(Cagliari)時,我也到藥房問有沒有口罩售賣。有些藥房職員還以為我想要的face mask 是面膜,另一家則跟我說她賣光了忘記再訂貨,說我剛好提醒了她。那是一個還沒爆發疫症的意大利,現在回想起來也有些唏噓,希望這些萍水相逢的人,現在過得還好吧。

2月——帶家人到歐洲自助旅遊,到了德國、奧地利及捷克。那時候當地一切還是正常,我們在旅遊的同時也展開了搜購口罩之旅。還記得在柏林街頭的藥房竟然買到了口罩,20歐元50個,捧在手上,彷彿比手信還要珍貴。這趟旅程相當匆忙,當時還打算省一點假期留待之後旅行再用,卻沒想到這就已經是我這年最後一趟到外地旅行了,現在很後悔當時沒打算延長那個假期呢。

3月——最顛簸的一個月,旅遊完後一星期英國疫程便開始嚴重了。當初還在取笑我要去買防疫用品的同事開始認真起來,不過他們仍然不明白我為何建議他們同時也應買一些衛生紙,之後後悔也來得太遲。然後,在我們沒有預料的情況之下,大家突然要開始在家工作,公司一下子被禁止進入,我連桌上的物品也來不及執拾,枱上的日曆,還停留在3月13日。後來倫敦封城,第一次感受一個完全死寂的城市。唯一的戶外活動,只能是排隊到超級市場買食物。(https://bit.ly/34YcdO3)

4月——被焦慮佔據的月份。決定了要撤退回港後,我每天疲於查詢最新的航班時間、入境的檢疫措施。航班取消了要怎麽做、應不應預訂酒店作隔離等等問題,都只能自己解決。同時,一個人在家工作漸久,心情也越來越低落,每次出外買食物前的準備如臨大敵,在街上買一杯咖啡喝都會擔心有沒有風險,然後買完東西回來後又要用酒精抹所有包裝袋。到後來我乾脆減少外出,試過連續五天都沒有離開家門。這種生活再繼續下去,真的會叫人瘋掉。(https://bit.ly/3huanta)

自4月底回香港後,這年餘下的日子都相當空白,好像在過一個只有工作的生活。雖然感覺上是安全多了,但心理上又覺得好像是另一層次的封鎖。猶記得在夏天時,倫敦的同事分別到不同的歐洲國家回鄉探親,我還暗暗羨慕他們在這種環境下仍然可以出遊。當然,對待疫情,每種處理方法也有其代價,那就看每個人的接受能力有多高了。

雖然不知道這場疫情要到何時才能平息,但我相信這一年的經歷是不會白過的。希望日後回想起來,會記起即使沒法子旅遊,但同時自己在這一年學習到的東西及得到陪伴家人的時間,同樣也是十分寶貴。

祝願2021年,大家比今年過得更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