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y 1 – 通往未知的旅程

3月21日,是我啓程前往法國的日子。三星期前挑選這天出發時,已經覺得這日子有點趕急,生怕很多在香港的事情未能處理好便要離開。而事實証明了這個憂慮是正常的,也是無可避免。因為要處理的瑣事真是很多,平時在家太過懶散,一時之間也不可能全部完成。可是,反過來想,若不是為自己定了這個限期,我想也不能催逼自己向前,始終沒有工作的壓力,我的生活也少不免過得散漫一點。

今天早上便要前往機場,一如以往,我的行李也是執拾到最後一刻才完成。要作一個如此長的旅程,有時也不知道應該帶甚麽或不帶甚麽,幸好執拾後情況不太壞,尚算可攜帶所有想帶過去的東西。

很少乘坐中午的客機,今天家人都有跟我一起到機場送機,而且爸爸更載我們到機場呢。這是我們第一次駕車到機場,原來真的很方便,但我們一家一起去旅行時就應該不能這麽做了,總不能放車子在那裡幾天吧。

我們中午十二時到達機場,距離我的航班起飛時間尚有一個半小時。把行李託運後,我便和爸媽站在離境大堂聊天,但剩餘時間不多,聊了不一會後,我也真的要趕往海關了。這種離愁別緒的感覺最折磨人。爸爸一向比較內歛,臉上沒流露太多表情;而媽媽很明顯是不捨得,跟她擁抱後她雙眼已變得通紅,一時之間我都不知道說甚麽來安慰她才好。雖然現在科技已經這麽發達,一接通寛頻基本上無論在地球哪一方都可隨時通話或在螢光幕見面,但人們心理上始終覺得相隔得太遠,即使能夠經常溝通,但不是近在咫尺總是差了一點點。我看見媽媽的樣子,忽然心中有點慚愧,我是不是真的太任性呢?我也明知家人口說贊成,但心裡不捨得我這個出走一年的計劃,或許是擔心我的安全,或許是想我伴在身邊。這些想法我完全明白,也非常同意。我也曾責問自己是不是太自私,太自我中心不理會旁人的感受,但我想家人還是會支持我做自己喜愛的事情,雖然這有可能間接令他們難受。因此,我一直覺得父母是全世界最偉大的人,全賴他們無私的付出才養育出今天的我,我想我怎樣做也不可能完全報答他們的這份愛。

孤身走進機場禁區時,心中的一些不安感覺隨即湧來。從這一分鐘開始,我便只能依靠自己了。沒有人可倚靠也不用任何人來倚靠,這一刻沒有住屋沒有工作的我,比以往去旅行時少了一份自在,卻多了一份茫然。究竟我這一年要怎麽過?這一次不像以往旅行一樣一開始便定了行程,也不像當年往英國讀書一樣有宿舍作為我的據點,這次是全新的一種體驗。我一向是那種小心行事的人,碰上這種即興的、不確定的情況,頓時覺得欠缺了安全感。面對這種不清晰的狀態,或許最重要的是明確自己的目標——學習法語、嘗試一些沒做過的工作、感受異地生活。我希望我可以撐下去,更希望這為我帶來一些對人生的啟發。

Please follow: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