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雅典衞城充當一小時攝影師

即使沒有來過希臘,我相信大家也知道雅典最著名的名勝是甚麽。沒錯,那當然是雅典衞城(Acropolis)了。雅典衞城中的巴特農神殿(Parthenon)差不多是希臘的象徵。因此,剛來到雅典的我,也自然先到這必遊之地!

從民宿前往雅典衞城,要先乘地鐵到附近的車站再步行。雖然最接近的應是Akropoli 站,但其實也有點距離,所以我選了另一個比較貼近市區的Syntagma 站出發,可順道看看四周的環境。

On the way to Acropolis

這陣子正值仲夏,天氣炎熱而乾燥。我沿著地圖走,在大街Mitropoleos 一轉角,突然間雅典衞城就出現在眼前,不過是在山上呢!我之前竟然沒有意識到這景點位處高地,在烈日當空下走路上去,一點也不輕鬆!原來參觀前也要遊人好好勞動筋骨呢。

Acropolis on the hill

City view from the theatre

曝曬在日光好一陣子後,汗流浹背的我終於抵達衞城的入口,急不及待要進內參觀。原來衞城比我想像中大,也不是只聳立著巴特農神殿而已。實際上,衞城的這片土地曾經歷過不少變遷。早在公元前三、四千年,這裡便有人居住。直至公元前數百年,當時的統治者伯利克里(Pericles) 決定把衞城改建為供奉神祇的地方,於是這裡慢慢建了很多神殿。可是,經歷過二千多年人為和天然的破壞,許多神殿如今都變成遺跡了。即使如此,衞城依然是不能錯過的景點,每天遊人絡繹不絕。

Staircase to the Acropolis

從正門走進衞城,首先要攀上一道高高的石階。當我在附近拍照時,突然有一名遊客問我可否替他拍照。舉手之勞,我當然爽快答應。他看見我一個人,替他照相後便反問要不要幫我拍照。本身沒打算拍人像照的我,心想拍拍也無妨。怎料拍完後他卻提議我們可同遊此地,然後便能互相為對方拍照了。就這樣,我突然多了一位同行旅伴,大家臨時充當對方的攝影師。

Temple of Poseidon

這「攝影師」叫Mohammad,來自加拿大滿地可,是一名見習飛行員。這次他只是在雅典等候轉機便來市內一遊。由於突然出現這隨行攝影師,我的行程忽然從考古為主變了攝影遊。其中最重要的巴特農神殿,自然是拍攝的目標。可惜的是,巴特農神殿已經殘破不全,只餘下一方還算完整。除了因為天然侵蝕外,殘破的最大原因,是因為十七世紀時,當時統治此地的土耳其人將神殿作為火藥庫。可是後來在戰爭時被攻擊,造成大爆炸,結果變成今天的模樣。其實希臘政府也一直進行修復工作,不過我想規模太大,政府的財政又不是那麽穏健,所以只能慢慢來。部份已經辨認出來的,已經被移至附近的衞城博物館(Acropolis Museum) 內展出,不知會否有一天可以把整座神殿回復原貎呢?

The best view at Parthenon

The sculpture remains

Parthenon

除了巴特農神殿,衞城上尚有其他保存得比較完整的建築物,如Erechtheion 聖殿、劇場Theatre of Dionysos 等。從山上望出去,可居高臨下欣賞雅典市的風景。這優越的地理位置,使其在數千年前已成為雅典城最重要的地方。現在衞城的地位依然,原因卻是因為成為了遊人爭相參觀的景點,跟當初有點不一樣。

Erechtheion

Theatre of Dionysos

今天得到Mohammad 的協助,拍下了很多很多漂亮的照片。但原來拍照也要小心,他喜歡拍跳躍的動作,著我也跟他一樣。但衞城畢竟是遺跡,亂石嶙峋,我跳下來著地時一不小心踏上一塊尖石,腳掌痛得要命,自己差點哭出來!之後接連數天腳底都疼痛不已,回想起也有些後悔呢。而且在衞城山上曝曬了個多小時,雖然清風送爽,但還是不斷流汗,手上的水喝光了差點兒中暑。所以夏天時參觀的話,記緊要帶備足夠的食水補給才起行。

Parthenon

Flag

雖然這衞城遊覽跟想像中有點不一樣,但這樣隨緣地結交到新朋友,又是一次有趣難忘的體驗。分別前,我還著Mohammad 有一天若到香港的話記得要找我。我這個業餘人像攝影師倒是十分稱職及好客呢!

My "photographer" Mohammad

Please follow: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