誤打誤撞誤闖堡壘

旅途上最常出現的狀況是溝通上的誤會,而在一個言語不通又不是很有制度的地方,這情況就更為普遍。這一次,我本來只想參觀一個景點,最後竟變成違規闖入呢。

這天我的行程是參觀夏灣拿港灣另一端的殖民地時代堡壘Fortalaza de San Carlos de la Cabaña。由於隔了一個港灣,沒什麽公共交通工具能直接前往,最方便的是乘渡輪到對岸然後往山上走。堡壘開放至晚上,我黃昏時候才出發還不太晚。乘渡輪的人不多,大概只有另外兩個人看來像遊客,其他都似是本地人下班回家的樣子。

當渡輪抵達對岸時,我便開始跟著那兩個遊客走。雖然沒有任何指示牌,但其實碼頭只有一條路往山上走,所以心想不會弄錯。就這樣我往山上走了五分鐘左右,前方的遊客仍然在不遠處,由於前路有一個彎,他們拐彎後我想待會就可以追上。怎知當我拐了彎後卻失去了他們的蹤影,不過既然只有一條路,我總不會迷路吧。

這時我看到前方有一道圍牆,大門半掩,看來像是堡壘的入口。奇怪的是門外卻沒任何指示牌,難道這景點如此低調?既然那兩遊人不見了,大概就是已經走了進內吧。我推門進去,沒有看到遊客,卻看到一名穿著制服的當地人。我有點迷惘,便問他這裡是不是堡壘,他答是啊,那看來真是入口吧。不過眼看前方沒有任何遊人或指示,只是一片野草堆及旁邊有一幢建築物,感覺古怪。

我不知是他騙我還是怎樣,但看地圖應該沒走錯路吧,於是心想應該可以走進去。這時穿制服的男子示意要付入場費CUC 4(即4美元),這好像比旅遊書說的便宜呢。我乖乖付了錢,他示意我走過前面草地,就可往左進入旁邊的建築物了。我心想那兩個遊客真的進內了嗎,但果然他說的沒錯,左道有一條樓梯走進那建築物。我拾級而上,看到了一個出口,帶我到了一條比較像樣的道路,前方有一點光,真的像是堡壘的所在地。

雖然有點不明白剛才的經歷,但我又真的身處堡壘了,看到景點的指示牌。只是當我在四周走時,人流很少,那些在準備賣東西的攤販好奇地望著我,感覺有點不自在。這堡壘在十八世紀中期時建成,由於這山頭的地理位置有利,當年由西班牙國王指示建造作為保護夏灣拿的要塞,更是美洲最大的殖民地堡壘。我好好地參觀了堡壘的每一角落,除了圍牆大炮這些,更有一個小小的哲古華拉(Ernesto “Che” Guevara)紀念館。在古巴獨立後,這裡也曾經改作為哲古華拉的辦公室,所以現在紀念館也展出一些他當年使用過的物品。

我在這裡逛了個多小時後,心想已看完所有地方,是時候離開了。雖然晚上九時有鳴炮儀式,但時間好像有點晚,我怕看完後才回市內沒有晚餐吃,於是便跟著指示牌找出口。怎知走近出口時,突然看見前方有一堆「士兵」站在兩旁,我心想難道他們打算歡送遊客離開?他們神情輕鬆,我還走過去跟他們拍照。但當我再想往前走時,發現怎麼出口被堵住了,而且外面有一堆人看起來正在等待進來?此刻我終於明白了,這堡壘大概還沒正式開放,我是提早進場了。即是說,原來我進來的那個不是正式入口,所以沒有正式的入場票,那個穿制服的保安應該是私人索錢,開放後門給遊人進來。我立刻感到尷尬,難怪之前那些攤販投以奇怪的目光,因為他們沒預計那個時間會有遊人在堡壘四處逛。

到了八時,那些剛才在門外等待的遊客紛紛湧進來,四周頓時熱鬧得很。既然大家都如此興緻勃勃等待鳴炮儀式,我便改變主意留下來看完才走。這時我才發現,那些剛才合照的「士兵」,原來是負責鳴炮的一員。雖然整個鳴炮過程看來很有氣氛,但其實他們鳴炮的方向是外邊的海灣,而大家只能站在背後看,除了聽到炮火聲外根本看不到甚麽,我搞不懂為何四周的人如此期待呢。

鳴炮後,大家都急急離開。到了出口我才知道,原來這些遊客都是旅遊車載來,看來這是旅行團的行程吧。旅遊車匆匆駛走載他們回去,但我卻要慌忙地找計程車。因為這裡本身比較偏僻,渡輪晚上已經停航,四周都沒有計程車,好不容易往山下走才看到一輛,連忙叫司機快快載我離開。幸好最後找到了車子,不然這晚真的會流落山頭呢。

發表迴響